Daniel Kao's good land

關於部落格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享這福音。
  • 14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N弟兄個人見證

從我得救一直到進入這個職事,有一個完整的綱目。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去參加公會裏面的主日學。當我十四歲,我就對這個沒有感到興趣了,所以我就沒有再去主日學。我原是一個罪人,藉著恩典得救。那時我遇到一個女生,她去長老會聚會,我因著喜歡她就跟著去,成為一個長老教會的人,這也使我成為一個神學生。我在一九五五年的時候,遇見一些人,他們去一個特別的聚會,當時我住在底特律,我說我到一個州,因為我想要跟那個女生一起去,我就真的這樣做了。有一天那個女生不想跟我在一起,她就跟另外一個人在一起,而那個特會也開始了。當時我覺得,我既然在這裡,我就該認真聚會,那時因著一個傳道,我得救了!(講者已不記得該傳道,所以講者說:在新耶路撒冷,我希望告訴他,當你在一九五五年的特會中講道,我得救了。也許其他人傳的話,我就不會得救。)在那個時候,我相信當我站起來,我所做的好行為沒有辦法拯救我,當我這樣說,主就進來了,在幾週之後我才知道是主進來了,我變成另一個人,主告訴我說,Ron,我希望你成為一個職事,就像保羅在林後所講的。我就同意說,阿們。我就去大學的神學院中讀書,希望成為長老教會的一個執事。第二年我得著復興,那靈感動我,使我進入那靈的範圍,所以我就對公會關起門,我不是背叛,但我絕對不會否認我從主所領受的。我知道我沒辦法在公會盡功用,有一次我用希臘文讀以弗所書,當我讀到第三章,從九節到十一節,關於神永遠計畫的目的,並將那歷世歷代隱藏在創造萬有之神裡的奧祕有何等的安排,向眾人照明,為要藉著召會,使諸天界裡執政的、掌權的,現今得知神萬般的智慧,這是照著祂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所立的永遠定旨;我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我就有一個禱告,求基督在祂升天的職事裡,使一個人可以告訴我這是甚麼意思,那我就會跟隨他。之後我和妻子就到加州舊金山去,當時拿到了正常基督徒的生活,我讀完時,我覺得所有原則都對,所以我們該實行裏面所說的。我們很天真,但我們相當真實,我們該有這樣的實行,不久之後我遇到一個弟兄,他在舊金山召會聚會,在那個召會中他是第三個白人他從我的說話中知道我在讀倪弟兄的書,他就告訴我洛杉磯召會,以及一些文字。我在水流報中,讀到其中一篇關於以弗所三章的解經,其中說到長子的名分。我給很多的神學家教過,但這個從中國來的人能夠教我這件事情,我就看見召會的立場,所以我來到主的恢復乃是因為真理。他邀請我到舊金山參加主日聚會,我們就成為那裏第四和第五個白人。

 

去年紐澤西的特會,我也在那裡作見證。若這是個正確的立場,我就在神的家裡了。在那裡聚了幾週,我受主引導,來到洛杉磯參加特會。當時李弟兄在台灣,在台灣的那個風波中,那一代都失去了,所以我都沒有見到李弟兄本人有六個月之久。要如何聚集?我沒有任何觀念,我也沒有期望每個人都愛我,這不能證明這就是召會,我想要找到真正的召會,而不是一個理想的召會。當時我找到一個高中的工作,直到一九六七年的四月,我才見到李弟兄,當我看見他說話,我不是聽見,我是看見他說話,當我注視他、聽他說話,有兩個字在我裏面流,就是無己,有一個人說話沒有己。我未曾見過這樣的事情,通常我們說話都表現自己,但這裡有一個職事,在彰顯基督,沒有彰顯己,因此立刻我對他有一個尊重,因此我就有一個盼望,盼望跟隨他的腳蹤,盼望也能無己,所以我就在洛杉磯過召會生活。

 

在一九六七年有一個特會訓練,這特會說到藉著十字架的職事,是說到關於林後,職事是如何產生,他鼓勵我們為著幾篇的信息禱告,主,給我我所需要的經歷,這樣的經歷要產生職事。我就用我全心、用我的靈禱告,我不知道我自己在求甚麼,一直從一九六七年直到一九九四年,簡單地說,我活一個隱藏的生命。我在一九七四年回到安那翰,與李弟兄同工作生命讀經。他說生命讀經是一個很大的工作,那時李弟兄約七十歲。當我開始準備要到安那翰,我禱告,「主,在我一生中,第一次作一件事情不是為我自己。」在那裡的服事,就是在李弟兄的職事下工作,必須不用我的話,乃是用李弟兄的話發表出來,我要進到他的靈裡,他的負擔、思想、感覺以及著重的點上,我在生命讀經的工作上二十四年。之後我就到德州歐文的辦公室去,過一個簡單純淨的召會生活,在安那翰的時間,與李弟兄的交通,為著真理爭戰,原則就是父親被攻擊,無法說話時,他的兒子們需要說話,若是兒子靜默無聲就是羞辱父親。我在與他的交通中工作,在一九九四年,李弟兄叫我從歐文搬到安那翰,那時有一個弟兄不認為我有這樣的資格。當我在安那翰住了幾天,就看見一篇說到「李弟兄的高峰真理是抵抗神」這樣的文章,李弟兄就問,「弟兄,你有沒有負擔寫些甚麼?」所以EdAndrew等人就開始寫;李弟兄也知道,我不是在肉體裡,乃是在靈裡很強。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我就坐在後面,當時李弟兄叫一些同工上去,我就坐在一個同工旁邊,我並不是一個同工,我只是一個文字工作者。後來我也上去了,我就站在那裏,似乎對我是一次測驗。已過我只負責文字工作,這沒有誇耀,這滿了滿了膏油的塗抹。在那次上去,有膏油的塗抹,之後就改變了。李弟兄以及很多聖徒瞭解,好像約瑟在法老面前,就離開監牢,當時有些弟兄要去菲律賓爭戰,我也去了,與李光弘弟兄,他很幫助我,使我能夠見證真理。當我回到美國,我還是作文字工作,但李弟兄就說,你必須作更多,他要我去印尼,在勞工節特會中,他說我站講台的內容不需要再告訴他,但我還是說給他聽,盼望照著他的感覺來說,告訴他我在印尼我所講的。在星期三晚上的特會中,他停下來,他叫我和Ed說些東西,他不是抽籤抽到我們,但他選擇我們。一九九六年李弟兄病了,他打電話給我,說他可能今晚無法釋放信息,所以我要豫備今晚代替李弟兄釋放信息,他告訴我說,「你要強調在生命中作王。」我們知道這樣的情形,所以我們到李弟兄家,他讀這個綱要,我們就錄音起來,Ed和我交換聽我們所錄的。

 

我不是要說甚麼,這就是事實,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他盼望八個弟兄一週三次跟他一同聚集,所以我們就去了,我們也不知道我們會在那裡多久,不知道他要作甚麼,我們作了很多不同的事,他就宣布說要我們寫訓練的綱要。我們的生活就改變了,我們知道李弟兄不再能彀再繼續寫綱要。當我們把第一點出來,我和Ed就豫備好要見李弟兄,給他知道我們豫備甚麼,並讓他聽我們講,那是一個轉捩點。我們也作一些承諾,我們有一次紮實的禱告,那個禱告如同一人,之後弟兄們也說一說,每一個人的說話都能夠代表我們眾人的說話。我們承諾我們會供應這些事,我們會寫這些東西,直到我們見主,這就是我們的承諾。李弟兄在國殤節不能說話,這很突然,不像是一個官方的豫備,我們的感覺是這樣,但不是所有同工的感覺,但許多人這樣感覺。

 

有一幅關於倪弟兄的圖畫,就是二十五年前,一九七二年倪弟兄過世,在李弟兄的心裡仍然存在著倪弟兄的圖畫。當李弟兄在說話時,就是倪弟兄在說話。所以我們希望我們在這裡服事,是相調著服事,我們的說話盼望如同李弟兄對倪弟兄一樣,所以我們希望也是這樣。李弟兄他現在在樂園中等待傑出的復活,等待男孩子的被提,他的職事,仍然在這裡。我們沒有任何繼承的想法,我們只是繼續這份職事,我們不是平行地建造,乃是層層相疊的建造,這是我們往前的方向。有少部分的人不喜歡,當這份職事轉到李弟兄時也是有相同的情形,但大致上,眾召會走在同一個說話和職事裡,沒有人能彀和李弟兄相比,祂是時代的恩賜,相調乃是為著基督身體的實際,實際是為著豫備新婦,帶進新郎的再來。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主會來,還要興起甚麼人,但這段時間,我們有時代的職事,時代的異象,繼續這份職事,我們不是盜版人家所說的,我們盼望身體被建造,新婦被預備,主就會回來。

 

我們需要操練靈,真正的建造是在靈裡,但是你若要生命的長大,基督就必須擴展到我們魂裡每個部分,有這樣的擴展,才有彰顯,所以你要有這樣的彰顯,就需要長大擴展,這就是建造。所以長大就是基督在我們裏面的增加,使我們在魂裏面各部分的長大,當我們在靈裡,禱告、唱詩、接觸主都沒有問題,但為了作一些事情,我們必須運用魂,你作決定要用意志,你愛要用情感,所以你若與那靈是一,在我們魂裏有許多的不同,感覺有時候從我們的己來;我們從美國來,你們從台灣來,我們怎能是一呢?所以有些阻礙。在林前我們要同魂,實行神命定之路,實行神行動所託負我們的,我們一同服事時,我們需要運用魂裏面的器官,否則我們就沒有同心合意。在魂裡沒有辦法同心合意,就沒有團體的建造,我們需要憑著那靈、藉著十字架,使我們外面的人毀壞。所以這些攔阻神建造的,都要被除去,為著神的彰顯,

 

我們的魂乃是器官,神必須變化我們的魂,使我們彰顯祂。我們需要彰顯祂,就必須除去我們魂裏面的攔阻。有些人很怪異、有奇特的性情,這如何成為四活物呢?這對他們是一種的苦難,這需要藉著十字架的對付和變化,在靈中除去一些魂裏面的問題。李弟兄來自北方,倪弟兄來自南方,但他們之間沒有問題,因為他們樂意否認己。若我們有這樣的問題,我們就沒有團體的服事,主不得著我們的魂,我們就沒有真正的和諧一致。同樣的心思、觀點和目標,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建造,不知道身體,不知道如何藉著十字架對付自己,所以我們說不同的東西,這樣交通是很困難的,我們還沒有真正的建造為著神的彰顯。所以需要求主變化我們的魂,使我們成為一個實體,彰顯同心合意,但不要被魂的問題所霸佔,神要將祂自己安家在我們裏面。在一九六八年,在台灣有一個強的操練,就是操練靈,你在靈中摸著主,神就有路在你魂中擴展,至終我們就在神聖的榮耀裡是一,滿了平安,成為新婦。真正的爭戰乃是在魂裡,仇敵要霸佔我們的魂,而神要得著我們的魂。這個同心合意的實行,會帶進彼此的牧養,在於我們的魂。生機的牧養,乃是為著基督身體的建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