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Kao's good land

關於部落格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享這福音。
  • 14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命的延續(逢甲聖徒的歷史)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約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節

雖然是一幢無生命的房子,是一幢R.C的結構,八會所的建造卻是一首生命的歌、可歌可泣的歌。多少的淚水,主顯榮耀吸引;多少的流血,主流生命安撫。一代過去又一代,主用生命聯繫,一代接著一代,主以愛來供給。這裡是家,是一幢世人無法領會的家。這裡有愛,有勝過一切無法隔絕的愛。我們擺上自己,因祂已先為我們;我們投身其中,是祂已吸引我們。生命的埋葬,成了生命的延續,多少兄姊為我們擺上他們的淚水,多少聖徒為我們擺上他們的禱告。

 

離開家已近五年,但那永難忘記,在主面前可紀念的日子,仍舊深烙在小子心裡,多少的血淚,成就了會所的興建,多少的關懷造就了弟兄之家的興旺,這是主的榮耀,是我們的家產。

 

在七五年的前後,一次考試期間,我們在租用的弟兄之家(二八二巷兼八家會所)晚上擘餅聚會後,隔鄰的學生,又把果皮、空罐頭,丟入我們院子,這是因聚會干擾他們讀書而提出的抗議。弟兄們看這景況,一個個默默地回到會場,雙膝落地,不聽使喚的淚水奪眶而出。才因聚會而高昂的心情,化作無助的呼求,租來的房子無法滿足我們盡情的享受主的需要。果皮、空罐子,不是隔鄰的錯,他們是該有寧靜的空間。只恨沒有一處可供我們青年人對主的呼聲,弟兄們默然無聲,淚水直落,有說不出的嘆息,從深處的呼求。回顧當時兄姊們的經濟能力,在逢甲建立學生中心,是何等的奢求,想都不敢想,只有向主哭訴。過了良久,一位弟兄拿起一個鐵罐,蓋上開了一個孔,周邊貼了貼條,寫上『建弟兄之家用』,然後投入他的第一塊錢,學生中心的產生就是這樣開始的。當時我們的心,只是要一個小小的兩層大的弟兄之家而已。

 

隨著主越多的祝福,外面的逼迫也愈加增。學期結束,房東把房子收了回去,弟兄們只好又去找房子,要找能聚會,又能居住的地方談何容易,聚會人數的增加,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神的榮耀愈發彰顯,憂的是,弟兄們都還年輕,卻須負起一個分家的行政責任,聚會的地點和外邦人更多的逼迫,找來找去,找不到可容我們同住一處的地方,只好分為兩幢,也沒有可聚會的場所,只好租自助餐聽。然而因著聚會的高昂,弟兄們開懷的釋放,只用了一次,老闆就叫我們走路了,弟兄們的享受,苦了服事的弟兄,為著尋找聚會場所擺下無數次的雙膝,流下了數不盡的淚水。為了擘一次餅,到了時間,還沒有可聚會的場所,弟兄姊妹人手一張椅子,站在文華路上,像一群沒有牧人的羊,不知往何處去。幾經波折,終於借到可供我們擘一次餅的地方,但是下一次聚會的地點又在何處?

 

三個星期換了三個地方,服事的弟兄們沒有半句怨言,只有同心合意的以雙膝向主呼求。召會性的服事不減少,弟兄們的難處要顧到,聚會的豐富不可差,聚會的人數要全到,弟兄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歷屆有這些弟兄的擺上,不是徒然的,不僅人數的增加,更可貴的,弟兄相愛的光景,就成了我們薪火相傳的豐富了。雖然學生中心裡滿了要求,滿了規定,但是讓我們願意住在這裡的,不是這裡的房租,是主可愛的吸引,是弟兄們愛裡彼此的扶持。雖然外面的環境如此,主卻以祂自己來代替,三番兩次的換地方,不但人數沒減少,反而增加。買弟兄之家的心情也更加的迫切,然而在七十年代一個學生除了生活所需外,能擺上的還能有多少?但是主榮耀的吸引,令我們不再顧到自己,常有弟兄奉獻了每日的所需,僅留下三餐以饅頭度日的費用。感謝主,行在暗處的,主必記念,祂未曾虧待愛祂的人,更多的弟兄暗中擺上了罐頭、肉鬆,以顧念這些弟兄們身體的所需。也學習認識了耶和華以勒。愛隨著聖靈的澆灌,如同膏油從亞倫的頭流到鬍鬚,又流到衣襟,又如黑門的甘露,降在錫安。弟兄和睦同居的實際帶來更大的祝福。爭執減少了,換來了可愛的詩歌聲,換來了迫切的禱告聲,弟兄之家融入聖靈的充滿裡。

 

擘餅聚會,更是我們所渴慕來臨的聚集,無論回家,出去遊玩,星期日的晚上,是我們與主最親密的時刻。七點未到,從弟兄之家,從學校宿舍,從台中車站,從第一會所,四面湧來唱著詩歌和禱告的弟兄姊妹。聚會還未開始歌聲已經充滿。足足三小時的聚集,我們曾多次的流淚,滿帶著歡笑與讚美。聖靈帶著我們,沒有宗教、沒有規條、不拘形式,只有享受、只有真實。在那段期間,我們經歷了各式各樣的擘餅聚會,只有禱告的擘餅、滿了悔改的擘餅、只有一首詩歌與禱告的擘餅等等,在在都帶著我們拔高到三層天上與主同享,使我們在地如同在天無異。愈是如此,弟兄們愈不知如何往前,只有屈膝再屈膝,終於定下每週日晚上的徹夜禱告。為了往前,為了弟兄之家的建造,為了每一位弟兄姊妹的光景,我們屈膝在主面前,兩位一班,每班一小時的禱告,學習如何訴說主的心意,也造就了我們如何與主有那親密的交通。一位帶著一位,傳承了如何在主面前有深處傾心吐意的秘密。

 

享受愈多,撒但愈是不甘心。又是期中考的擘餅,聚會正在三層天上,『碰』一聲 ,一塊石頭破窗而入,正中一位姊妹的額頭,鮮血順勢留下。高年級的弟兄們衝下樓去,幾位抗議的學生怒氣沖沖的站在樓下,正要找我們理論,經過弟兄們的調解,才客客氣氣的離開。但為那破碎的玻璃,花費了不少口舌和保證,才換來自助餐老闆再續租的承諾。每回想起這些往事,內心總掀起一陣哀傷。為著主的緣故,真實體會到需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處境。

 

外面的逼迫愈多,叫我們求得一個可安歇住處的心情更加迫切。然而憑著我們三餐所能省下的奉獻如何能追上當時物價的波動?一位弟兄看這種光景也不是辦法,不但弟兄們的身體搞壞了,而且奉獻的金額也成不了事,就去批下一堆倒店貨,由弟兄們來銷售,奉獻的款項也漸漸增加。有一次,這位弟兄批來一堆彩色內衣,弟兄們也不顧外面的顏面,照樣提著裝滿內衣的手提袋到教室來銷售,有位弟兄的同學看著我們這段時間的行徑,不禁重重的說:『你是來學校上課的,還是賣內衣的?』這位弟兄含著往裡流的淚水回答說:『你到學校來上課,所學的是為你自己,我擺下了自己的身份與地位來賣內衣,我知道我所做的是為了誰。』是的!弟兄們!我們一生滿了盼望,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所做的是為了什麼。

 

一九七七年十月李弟兄回到台灣,釋放了一個新人的負擔,並且呼召弟兄姊妹開展的心願。這些話挑起了我們開展的靈,也看著一批批弟兄姊妹往鄉村去開展,一地一地的捷報傳到弟兄姊妹之家,弟兄們開展的負擔更是被興旺起來。台中附近開展的召會,弟兄們能擺上的就配搭上去,弟兄之家的家寶--一部破舊的福特小鐵牛--更是發揮了極大的功用,載著我們這批生力軍,南征北討,使許多聖徒,得了造就,其中還有更感人的故事,叫我們深深的被吸引在召會中,不再他求。

 

苑里召會成立的那一晚,立光弟兄開著小鐵牛,載著弟兄姊妹參加聚會,在回來的路上,車子撞了人,深夜消息傳回弟兄之家,弟兄們馬上跪了下來,一個接一個悲切的向主祈求。為了被撞的人和在看守所內我所寶貝的立光弟兄,真希望用我們的雙膝和寡婦的心情,換來他們的平安,更有弟兄想連夜趕到大甲去看立光,經過負責弟兄的勸阻,才沒成行。一整夜,多有弟兄不能成眠常常起來跪在床前,用說不出的嘆息,向主祈求。清晨五點只有那麼一點曙光,全體大四弟兄,都在寂靜中醒了過來,悄悄的,禱告過後,推派了四位弟兄前行,頂著曙光,騎著機車到一會所,長老們還沒來晨更,只有坐在長板凳上等待,等到長老們來了,和他們交通過後,叫我們搭車前往。早班的車總是冷冷清清的,我們的心情也像清晨的霧一樣,濃的化不開。先看了被撞的人,感謝主!已脫離了危險期,我們向受傷家屬說了些安慰和保證的話,才前往大甲保釋我們親愛的弟兄,辦了手續和警員走到看守所,看見立光,我們眼睛都紅了。立光走出鐵籠子,弟兄們立刻抱成一團,淚水奪眶而出,真正顯出『軟弱彼此體諒,重擔互相擔當,一人心傷,眾人淚淌,充滿同情心腸』。(詩歌621首)

 

驪歌輕唱,各個階段的畢業,總是一段不如一段,到了大四,同學們已恨不得能生翅而飛,哪有幾分離愁?然而,四年的大學生活所留給弟兄們的,已不再是課堂裡教授的教誨,也不再是社團裡活躍的活動,黃金的四年,對我們來說,是一生中最有意義的年歲,天天和聖徒們生活在一起,為著屬靈的事一起爭戰,也一起享受過。世界上的日子都會逝去,那在主裡蒙保守的日子,卻永不消失,也存留在你我的心裡。

 

看著同時進入這所『夾縫』的兄姐們戴著他們該戴的方帽,向我們這些還留在學校的,揮一揮離別的手,帶走他們沉重的行李,也帶著弟兄姊妹的祝福和負擔,飄向那主所帶領的地方去,但『身雖離,靈仍在一起』,無論遠在海角,弟兄們,我記念、也珍惜我們曾在一起的日子!主使我們長大,主也使我們能擺在各地方召會,盡上各人的一份。

 

石幸民

一九七九年畢業於逢甲建築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