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Kao's good land

關於部落格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享這福音。
  • 14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畢業前與劉遂弟兄交通的筆記

劉弟兄:

看看弟兄們預備的調查表,還有今天聚會的形式,就知道在座的應屆畢業的弟兄姊妹,各方面在交通中,大家彼此的情形都相當了解了,這邊有一個清楚的說明,所以你們一定都是有很多的交通了,今天晚上有這樣的機會讓我跟弟兄姊妹有交通。我應該照著我所能夠的情形,合適的和弟兄姊妹說一點。

有一,我以我這個過來人,因為這一些對我這個年紀大的人都是過來了。過來人回頭去看我們一生的經過,我們就發現,我們的一生就像亞伯拉罕很清楚,別人也清楚,但是亞伯拉罕特別清楚。你讀了創世紀生命讀經,就知道他每一次在環境上有一個轉變,都是他屬靈的情形有一個轉變,這兩個都是符合的。他開始得救了、接受蒙召了,是因為他離開了迦勒底的吾珥,來到迦南美地。他能夠進到神面前,來親近神,因為在那裡他有一個帳篷的生活、有一個祭壇的見證,等到她情形不行了,因為他漸漸往南地去,所以他又不行了,那麼後來又回來,他又行了。所以你就看見,他的屬靈的經歷,和他一生各種的經過完全是符合的,我們今天也是這樣。所以當我們要離開學校,經過了十六年的求學,大學畢業了,人生也的確到了一個階段,在這個新的階段時,我們要看見我們的去向,或是取向,取向也罷,去向也罷,跟我們在神面前屬靈的經歷都會有很大的關係。有的時候是裡面屬靈的情形,影響到外面生活的去向,有的時候是因為外面的一種演變,就影響到我們屬靈的光景。所以毫無疑問,大學畢業是一個很重要的關口,藉著弟兄姊妹有的是升學、有的是就業、有的是參加訓練,我們的光景一定也會在不同的路上成長、往前,所以你學了這一個方向學了該學的功課,那是很好,但是你如果能在各方面都能夠有一些經歷,那實在是更好。那麼在這裡,我不曉得怎樣向弟兄姊妹建議。

人在這個人生的路上,一個是對於人生的看法、觀念,那個東西對我們很有影響。第二,我們在人生裡面因著被主吸引,跟主之間有一些經過,這個東西,也叫我們人生有一種影響。這兩面,一個是正面的,一個是負面的,都是相當有影響。那你在負面上看見人生地上的東西,真正的價值實在不是太多,就叫你來羨慕永恆的、實際的、那個最寶貝的。另一面,當你被主吸引,眼睛有所開啟,你就看見主的甜美、寶貝、榮耀,這個也叫你的人生有一種取向,這也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在這裡我覺得我們需要看這兩面

第一,就是人生,到底我們的觀念、看法怎樣。年輕的時候,當然都是心懷著大志,想著有一番的作為,不愧來世上一趟,但是我們可以看看我們的父親、伯伯叔叔、我們認識那些年長的,我們看看那些一生在地上庸庸碌碌過一生的人;我們也看一些循規蹈矩的,做公務員、做老師,做了一生退休了;我們也看到一些很有成就,飛黃騰達,無論是財富、地位都是叫人家很感覺很驚奇的,他們到老年的時候是怎樣的光景,你就一定會得著一個結論,那些很多實在是欺騙的成分,很多不是實在的。就像福音詩歌裡所說,他們都是在人生的世界裏爬很多的高峰,要找人生的真相,但是到末了看看就知道原來都是差不多,不過是如此。你要曉得那些人他們年輕的時候,有很多比我們更胸懷大志,但到了年歲的老邁,經過了世上的**,你問他一生怎樣呢?他們還是嘆息,實在是虛空,所以累積到後來,累積所有的經歷,發現盡都是捉影、是捕風。為什麼佛教在基督救恩沒有臨到的地方,會這麼風行?佛教他是四大皆空,他們就看見人生真是空虛、空洞,這個是每一個人同有的感覺。所以將來你我無論做些什麼揀選、動向是什麼,我相信你得的結論,到末了五十歲、六十歲了,都跟他們差不多,對人生的看法都差不多,也跟我們差不多,你不要以為你的看法特別有成就,真的是沒有成就,況且我們的度量實在是也沒什麼太了不起。

我記得我小時候,坐在凳子上腳還搆不到地,人家問我:「喂!你大了以後做什麼呀?」我還記得,很奇妙,我這個腳搖呀搖的,我說:「我將來要做省主席了。」雖然小我也知道總統我大概是作不到,我以為省主席應該是第二流人物了。當然在,也沒有這種可能作省主席,但是你看看某些人,也做了很好的省主席,到頭來也沒有怎麼樣,世上的東西,實在沒有怎麼樣。在座也許將來有的人很有錢,有的人不大有錢;有的人嫁了一個好丈夫,有的人也許是單身貴族;有的人兒孫滿堂,有的人可能就簡單的一個家庭,無論你世上怎樣,過去了就是過去了,所以當你還沒開步走、投入這個人生的美夢和理想的時候,我就先給你好像看相一樣、算命一樣,因為這個命是所羅門算的,他告訴我們,就是虛空的虛空。那這個就給叫我們看見,主如何許可我們的人生能有怎樣人眼中所看的成就,或者沒有人所看的成就,那都算不得什麼,算得什麼的時候,是等到你老年的時候,你裡面得的神有多少,你讓神工作、把神空出來有多少,你在神的手裡經過他的施恩,結果來與他一同同工,一同配搭,在他榮耀的經綸裡面有份的有多少,這一個是算得數的,並且這一個是存到永遠的,做工的果效也一定是跟著你。所以在早年的時候我們一些的了解、看見,非常幫助我們自己的揀選。

我這幾天去了菲律賓,主要是因為一個年長的同工,現在是癌症末期,快離開世界了,九十歲了,服事主很多年了,我覺得應該去看看她,當然同時也用這個機會跟當地的召會交通。我跟她在一起,她精神比較好,我就跟她提起我頭一次見她面的光景,她都記得,她就笑嘻嘻的聽我講。這個姊妹,我怎麼認識她呢?那時我在上海念大學,那時得救了,但還沒有看見主的恢復,在學校的團契裡面熱心,在學校附近有一個神學院,叫做「上海**神學院」,他們的信仰很純正,屬靈的光景相當不錯,他們對大學生也有一點負擔,就在那一年的暑假,也有一個大學生的屬靈追求,我也報名參加了,就在那個聚會裡,我碰到那個姊妹,大概只有二十多歲,跟在座的姊妹差不多年齡。她們兩個姊妹得救以後,主就呼召她們來事奉主,她們很捨不得,因為年紀輕輕,前面花樣年華,非常叫人羨慕,所以捨不得。主就一天給她們看見:「妳看一朵花如果要送給人,是等花都開盡了、快謝了,那時送給人呢?還是在花含苞待放的時候,滿了清新芬芳時送人,該是什麼時候?」她們說:「主阿!當然是含苞待放的時候,等到快謝了有什麼價值呢?」主就給她看見:「妳現在這個年齡,就是花快要放的時候,妳應該要把自己獻給主。」她們做這個見證,我在底下聽得很有印象,到現在差不多六十年了,我就講給那個姊妹,她已不太會說話,就是笑,很高興。我提這事,就是我看到這位姊妹做了一個最聰明的決定,她把她青年美好的一生獻給了主,那個時候二十多歲,現在九十歲,將近六十多年、七十年。這個姊妹,當我聽見她病的時候,我就告訴一位弟兄,我說你去看她的時候,告訴她說:「劉遂弟兄覺得妳大概是得勝者了。」我也只能說大概,我這是給她的一個鼓勵,也是一個安慰,也是一個見證。那個姊妹在菲律賓『**』區幾個的召會裡服事,她對人很敞開,人有什麼過失、情形不合適,她也很直的來說他,但說的時候,人都不會受傷,她實在裡面有愛,對老的、年輕的她都能很接近,對召會真是供應多多,在聚會裡也為主說話,私下也常有看望、幫助,反正碰到誰,只要你有需要,她來得及,主給她有恩典,她就供應、幫助,一生她就是這樣,你看她的一生過得何等有價值,在人看好像沒有什麼,但是在神看這個的確是非常的馨香。

我這意思並不是說,我們大家都要全時間,參加全時間訓練,將來就全時間,主給我們個人的帶領也不是一樣、環境也不是一樣,但是我實在盼望弟兄姊妹,我們的心情、心願,該和全時間的人一樣,意思就是說我這一生中每一分鐘、每一小時,我都是憑著主活著,都是為著主活著。當我來為主活著的時候,祂也許要我全時間,也許要我在那裡做職業,將來各種各樣生活的境遇都不太一樣,但是我向著祂那個心願,我始終如一。這個奉獻,這個祭壇的生活,是非常寶貝的。我們一直說主揀選我們,主愛我們,但是在我們一生的路上,我們來揀選主,這一個也是同樣的重要。很多的機會,每一次每一次,碰到事情,都是給我們看見你揀選什麼,你是揀選主呢?還是揀選自己。若是你我在每一個轉彎的時候,或是一個新的階段揀選主,這是蒙福最大的秘訣。我這樣一生過來,你要問我經過許多的事是對是錯、是主的旨意還是不是主的旨意,很多時候我不懂,到現在我也不懂,但我非常注意我揀選的時候,我這個人在神面前是對的,人是要揀選主的,如果是這樣,你的人生就是正確的。但以理可以做大官,但是他是揀選主的。保羅他是一生奉獻,提摩太是一生奉獻,在神看跟但以理是一樣的,所以問題是我要揀選主,有很多的機會,我要揀選主。有的時候,事情會改變,但是我要主。

我曾經向一些弟兄們做一點見證,我說一說年輕時一些的見證。我跟劉師母結婚,我那時在屏東作教員,她在台北公路局做護士,結了婚到底是她跟我到南部去呢?還是我跟她到台北來?那個時候她在公路局作護士的待遇很好,她原來在台大醫院作護士,後來公路局招考兩個護士,是聘任的,待遇是原來台大那邊的四倍多,她考取了,就去工作。所以結婚後到底她跟我還是我跟她?但在我的考慮裡,我不考慮這些,我就覺得在屏東那裡,兩三年的時間,主興起了一個召會,有幾十位弟兄姊妹,我覺得主給我負擔還是要在那裡,所以她應賅要跟著我。那跟著我到屏東去怎麼辦呢?後來打聽到,枋寮南迴的公路局的護士也有一個缺,但是一想到那裡,就不可能住在屏東,一個禮拜才能回來一次,也沒有辦法聚會,所以我們覺得聚會第一、主第一,所以不要去。結果她就在高雄,找了一個高雄機電廠的護士,也考取了,待遇又回到台大醫院的水準。但是我們都沒有覺得可惜、吃虧,我們只覺得在高雄有地方聚會,在高雄有時間事奉主,這個就是我要的。後來我們移民到美國,不久我就又回到台灣服事,我就把劉師母跟幾個孩子留在那裡,她就在那裡打工,主很特別也很奇妙,有一個地方叫做『***』,在一個海邊,有一個餐館,有一百多個位子,老闆跟太太吵架,吵的不可開交,隔天決定要把餐管賣掉,賣的時候,劉師母就覺得要買,買了以後要出的錢老闆還可以先借她,所以幾乎沒有錢就買了一個餐館,作了以後,頭一個月賺的錢就在那裡買了一間房子,有四個臥房,很大,頭一個月就賺這麼多,所以他們很高興。但過了幾個月我回去,一看不得了,孩子們,幾個女孩子都在作服務生,小費很多,作得很晚,也不想唸書,也不大聚會,錢一多就買這買那,我裡面就覺得不能夠這樣,把餐館賣掉,結果感謝主她們也接受我的意思,就賣掉了,然後就搬到柏克萊那裡。以後她們還帶一點職業作一點餐館的事,但再沒有賺錢像『***』那家,但是我從來沒有後悔,我覺得我揀選主、揀選召會。將來我們每一位在人生的路上都會遇見很多的當口,叫我們有兩種或是三種的選擇,那個時候選擇,你是選什麼?這是很重要的問題呀!

有弟兄你過了一陣子,有人給妳介紹兩位姊妹,一位姊妹很愛主,也很好,還有一位差一點,但長的比較漂亮,那個時候你要選誰呀?這個是不太容易的事,對不對?對不起,我用這一個比喻,因為婚姻的事是我們的人生裡面一個最摸著我們的心的事。你若是真看見主、寶貝主,你在這裡能夠接受,不憑著你自己的喜好在那裡作,那你要蒙福。

我的孩子很多,他們都已經到了四、五十歲了,我看他們的婚姻,有很多是自己選的,但是有一位是教會弟兄們介紹的,他不是太喜歡、不是太願意,但弟兄們一直鼓勵他、一直勸他,後來他接受了。結了婚以後,在我來看,這個媳婦是最好的,各方面都好,這我跟你們講,你們不要去問是誰。那些憑自己選的,選來選去,我看不見得太好。所以弟兄姊妹,我用很這些淺顯的比方來看,在我們一生的年日裡,到底怎樣是蒙福的路。要揀選主,要揀選召會,這一個是最重要的,不然自己來揀選很多時候是痛苦,但是有許多事你後悔也沒用,人生的事是單行道,只能進不能退,你選了就是那樣。

所以我就給你們在大學畢業,在要面對人生道路的時候,給你們一點交通。我再回頭說,這個階段的開始是非常重要的,你我屬靈的光景跟我們環境的揀選的取向是非常有關係的,有的時候是環境影響了我們,有的時候是我們的光景影響了這個環境,我盼望我們的揀選一生到了後來都是無怨無悔,實在覺得在神的恩典裡面經過是最蒙福的。

第二點,我們今天是在主的恢復裡,主的恢復不是僅僅一個名稱。「喔,你是在主的恢復裡。」他是有這一方面的講究,但是最重要的是,主的恢復是一種進步,一種歷程,主在那裡一直往前。從前主藉著馬丁路德他們,帶進恢復來,在那個時候他們是在主的恢復裡,因為他們是在那個歷程裡,是在那個進步裡。但是現在回頭來看,如果你還留在信義會裡,還留在馬丁路德那個很原始的東西裡,那就不是主的恢復,因為主的恢復已經往前了。所以你若不是在主恢復的行動裡,在主恢復的尖端裡面,你光說你在主的恢復那是不夠的。主的恢復是一個特權,叫我們在主的尖端的工作裡面一同來有分、蒙恩,主的這個尖端的恢復對我們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責任,叫我們在這個恢復裡真正的在主恢復的實際裡面,這一個一面是特權、是特別的享受,一面也是挑戰、要求,要我們付出很多的代價。所以若是我們寶貝我們在主的恢復裡,渴慕主的恢復把我們帶著再往前去,我們要算一算這個代價,這個代價充滿了特權和享受,也充滿了要求和挑戰。若是我們在主面前心弱了、心意弱了、實際弱了,你慢慢的就離開了主恢復的實際,你能夠作一個基督徒,作一個人家也覺得你不錯的基督徒,但是實在說,你裡面缺了那個活力了,缺了那個挑戰,缺了那個負擔,也缺了那個特權。我盼望我們真是蒙保守在這個尖端的恢復裡。凡主在這個時代要做的,主阿!我也有分。凡在這個時代要給他的兒女的,我也有分。有這樣的心願和奉獻是非常應該的。好像我們要讀書,就要跟那些最強的、最追求的人一同往前,而不是那種踢踢踏踏,可以過得去就算了,不會被當掉好像就可以了,不能夠有那樣馬虎。所以這個要求我們在生命上有真實的長進、在真理上有真實的裝備、在事奉上有真實的操練,這些都是需要的,趁著年輕的時候我們盡力在神面前得著更多、蒙更多的恩典,慢慢的年紀大了要那樣作就很難,趁著年輕的時候,生命上、真理上、事奉上,這三個等於我們基督徒生活的三個大的項目,都不要輕忽,有全面的長進,求主一直施恩給我們,我就交通這幾個點。

那對於這些問題,你們要我答,太多了,你們要我第一個先答什麼阿?

關於我全時間服事主,我跟一些弟兄姊妹交通過。我放下職業,是因為我原來是老師,到一個情形,學校換了一個校長,他看我不順眼,就不聘我了,所以我就不教書了,神當然也在裡面做工,做到一個地步,環境也顯明,就甘心全時間了。所以從那個時候也很奇妙,就再也沒有想過去做事,一直到今天,我的經驗跟你們大家可能不太一樣,我很欽佩你們很多全時間訓練的人,願意把自己投身在訓練裡面。

翟弟兄:

我記得沒錯的話,劉弟兄曾經跟我們提過,當時發生這件事之前,劉弟兄在屏 東是 老師的身份,而那個時候剛好開展出屏東召會,傳福音,後來這事發生了,劉弟兄在禱告裡也覺得有主的引導。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剛才聽好像劉弟兄是因為這事發生了才作這決定,事實上,我不知道對不對,劉弟兄之前講他當老師的時候就是傳福音、開展,以在職的身份竭力的為主擺上,我不知道時間上的順序是不是這樣,所以並不是劉弟兄只是在做事,只是因為這事發生,就想到另外一個念頭,事實上劉弟兄那個時候是全力擺上的,就是一個全時間服事的人,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劉弟兄:

是這樣的。

好像前面幾個問題,一直提一生事奉主、一生事奉主,好像這個「一生」在你們的感覺裡是很大的一件事喔?就我來說大概也可以算是一生了喔?

是什麼樣的異象定準了劉弟兄?

 

這個一生事奉在你們看好像很了不起的事一樣,可是在我覺得很自然。如果我看到我今天所揀選的道路是對的、是正確的、是榮耀的、是寶貝的,我當然希望今天這樣,明天還這樣,將來還這樣。

但也可能弟兄姊妹有的是將來帶職業的,在我看問題不是太大。全時間有全時間的優點,但是全時間也有全時間的缺點,所以這裡問說有的人勸帶了職業以後再全時間,這個講的都很有道理,但是你不要自己去作這樣,我去帶個職業,過幾年再回來,很可能你作了職業就回不來了。但是全時間最大的難處就是一個人他很可能會放鬆,如果在環境上沒有一個合適的安排、配搭,他一放鬆,這個人將來就報廢掉了。

我知道有一個地方有幾個全時間,我接觸了那些光景,我就心裡面想,我說,一個人他好像一個木材一樣,有的是檜木、有的是雜木、有的是爛木,我說這個地方的全時間,就好像這個地方變成全時間爛木的養成所,他作作作,後來就變成爛木了,太可怕了,因為很鬆很鬆,太鬆了,所以說那種光景的全時間倒不如帶點職業好了。我在美國年數也不少,在美國有一些地方,全時間的人很辛苦,那個辛苦有一個點,就是在各地召會帶頭的弟兄們,差不多都是五十多歲了,他們從前在召會裡長大,以後到美國留學,然後做事,所以他們的工作也是作得滿重的、滿強的,凡是這樣工作的人,差不多一天工作超過八小時,然後再加上上班、下班、開車,一天等於十個小時以上,甚至更多。他們也都同樣的愛主,也顧到家庭,也顧到事奉,所以他們來看全時間,我們每天十個鐘點上班,一個禮拜五天,你們呢?每一天沒有十個鐘點,來在事奉上。所以你們如果沒有一種光景叫他覺得很欽佩,他就覺得你沒有用,甚至到一個地步,他就說對不起,請你走路吧!所以有的全時間到一個地步,他們就請他再回台灣來,因為不夠應付他們的盼望,那就是人在那裡有的時候鬆了,沒有在那裡好好追求主,到一個地步,用處也不大。這個是全時間最大的危險,因為在地上做事,常常會可能被人家叫你走路捲舖蓋,或者是考績,考得不好,降薪水,考得好,就升職、加薪,這種情形很現實、又很強。那全時間,反正我就是這樣,我也不求人,我就是這樣,很容易就放鬆了。

那這一方面我就提出來,全時間訓練的弟兄姊妹,你們在全時間訓練那一定很緊,我知道,那對你們的性格也非常有幫助,各方面的成全依然有益處,但是若是將來你們決定要全時間事奉,那麼最大的試探就是叫你放鬆。

我也是一個鬆的人,但慢慢主也憐憫我,叫我在性格上被拉緊,最主要的,是李弟兄叫我在福音書房服事。我1954年參加福音書房服事,在那裡有編輯部,在那裡上班,就是等於外面上班一樣,一天就是八小時。所以事奉上,在教會裡是同樣的事奉,但是白天一個禮拜五天,照樣這樣上班,這個就逼得我沒辦法那麼放鬆,這個也是保守我,不至於這麼放鬆。全時間最大的試探就是放鬆,因為大家都是客客氣氣的,若是再結了婚了,有了孩子,孩子鬧了,你的姊妹說:「你怎麼可以看著我這麼忙阿?你要哄哄他。」結果你就要抱著他、弄弄他,這個一弄,一個鐘點、半個鐘點就過了,家庭的事也不能不作,這麼一做,讀經也少了、看望也少了,慢慢就容易鬆了。這個是很危險的,一天這樣不大覺得,一個月這樣好像還可以混得過去,再久了就轉不過來。人鬆很容易,要拉緊很難,若是一個人拉緊、不鬆,願意緊起來在那裡全時間,那麼全時間是最好的成全,因為今天在地上任何的職業,最有成就的都是那些專業的人,業餘的搞阿,你搞得再努力,他的成就都受限制,因為打岔的事很多,分心的事很多,但是全時間就是專專的來跟隨主,來供應主,所以他所能擺上的,比別人多,他的進步也比別人快。若是性格能夠緊,或著幾個弟兄姊妹能夠在一起彼此幫助,不讓你們放鬆,那麼全時間就是一個專業的人,專業的成就就比較高。比方唸科學、工業這一方面的人都知道,科學家跟技術員,工專的學校造就出來的,很快他就讀到應用的,所以基礎的東西比較弱,他們就比較能作技術員,但是你要作科學家,一定要花很大的功夫在基礎的上面,數學啦、物理啦、化學啦、生物啦,這些基礎的東西要學得很多從那裡就長出來了應用的方面,將來就容易成就比較高。我們在真理、生命上,特別在真理方面,若是你僅僅應用,以後你雖然全時間,那個造詣、成就比較受限制。比方說你現在光讀晨興聖言,晨興聖言好不好阿?當然好,光讀這一個,你每禮拜也能夠申言,也申言的不錯,那你讀到後來,你就頂多作一個技術員。你假如要作一個工程師,你要在基礎上打下好的根基,你一定要花時間好好讀聖經。聖經就是晨興聖言的出處,前面的弟兄們把聖經挖透了、挖通了,就在裡面結晶出來供應我們,我們假如將來也能夠發展到一個情形,能夠在聖經中挖出東西來,那就是工程師、科學家所做的工作,那一定要對基本的東西有很深的基礎。所以你我在年輕的時候應該能夠在這一方面花時間,多花一點時間,不要貪求近路,也讀晨興聖言,也好好的讀聖經,也不要一曝十寒,好像一下子有了一個禮拜,以後就丟了,不要,每天每天都在那裡進取,那一年過後,兩年過後,你的成就比別人就更多了。那麼關於這樣的事,全時間也罷,不全時間也罷,都應該盡力。

對不起,這一方面就這樣。你們還有什麼要問我嗎?

對於事奉方面我或許一起提,稍微說一點。

第一,要如何有謙卑、不定罪人的靈?

 

這一個跟我們的失敗有關係,一個人從來不失敗,你要裝得謙卑也謙卑不來。奇怪,人藉著失敗到,後來就知道真的不行,所以你看見別人失敗,也不太能夠定罪他,你覺得自己也比他更不如,如果不是主憐憫,你比他更不好。那麼一來是不是說應該失敗,最好失敗呢?這也不是我的意思。無論如何,神許可人失敗,彼得三次不認主,栽了一個大跟斗,這個大跟斗就把他跌破了、跌碎了,他就沒有辦法不謙卑了,並且那個是真謙卑,原來是「眾人都跌倒不認你,我都不會,我跟你同死我也願意」,以後他再不敢講了,他心裡真是願意跟主同死****,更不會覺得眾人、別人怎麼樣,這個你自己**負責。當我們也慢慢漸長,我們人生的路也慢慢往前,逐漸逐漸,只要你活在生命的光景,主會帶領你真正的謙卑。

第二,怎樣能夠適度的顧惜?

 

這個顧惜不過是一面,顧惜的目標是為著餧養,在那裡真正把人帶到生機的光景裡面。所以顧惜適可而止,有的不需要的,你不需要那樣顧惜。在這裡只要我們能夠注意在事奉裡面,能夠注意這一方面,主會告訴我們是在天然的情感裡還是憑著基督的愛,基督的愛最高的目標是把人帶到神裡面,在屬靈上更多得著這個萬福的泉源。所以不必太過於顧惜,把顧惜當作顧惜而不把生機的牧養當作目標,這個都是不一定對的。兩年前,我們在美國一個地方有一個弟兄,他滿愛主的,也很熱心,他去大陸走了幾個地方,對那些弟兄姊妹很有負擔,要幫助他們,那個時候有一個弟兄想去參加一個訓練,但是他是一個賣魚維生的,這個弟兄就特別從美國坐飛機到那個地方幫他賣魚,叫他去參加聚會,搞了兩三個月,我就覺得好像顧惜太過了,你可以想別的方法嘛!何必這樣跑去幫他料理這個事務?這個顧惜有一些智慧。

第三、四、五、六,都是關於配搭。這個如何如何,講起來太複雜了,無論怎樣,這個配搭是一個很大的功課,在配搭裡面我們學習很多的功課,直到如今我們活到老,學到老,因為弟兄姊妹光景個人的情形不一樣,我們能夠跟他們配搭得好,實在是不簡單。這個很難說,這個裡面破碎的點太多。

第七,如何顧到課業上的見證,也能夠在召會生活中配搭服事?有時一追求主的話,就沒有時間讀書。

 

倪柝聲弟兄他是講:「一個人真正來奉獻給主、愛主、追求主,他不能希望讀第一名,不能希望他課程能夠讀到90分、100分,能夠讀到80分就很好了。」他是這樣說,你們有沒有讀過他這句話?所以要把一些時間拿出來追求主的話,因為的確人在時間裡面,你要把課程作的盡善盡美,那我們力量、時間都是有限的,盡量抽出時間來為著主,但是為著主到什麼地步,抽出到什麼地步,個人的情形不一樣,我們應該到主面前去尋求,找一個平衡的點。我也相信有主的祝福,如果我們為著主的話,主的祝福在哪裡呢?第一,如果這一個人常常活在生命裡面,他魂的各部分,有相當的變化,這個人很容易專心,很容易用合適的時間,揀起來讀一些書。我們自己的經驗,當我們不大愛主的時候,我們就怕我們書讀得不好,我們等到要讀聖經了,就想書還沒有讀好,我們就很願意來更多的時間讀書,但是很奇怪,你在那裡讀書的時候,這個心不容易專心,好多時候讀讀讀又想別的,讀讀讀就搞別的,若是你真是愛主,活在靈裡面,心思是擺在靈上,這樣的弟兄姊妹讀書的時候很容易專心,所以你的果效、功效是特別比較多,同樣的時間得的功效比較大。那第二,你這樣愛主、追求主的時候,很多時間就不會浪費,你真去想一想每天跟人家聊天的時間有多少?摸來摸去、搞這個搞那個花的時間有多少?你不愛主的時候真正你好好的讀書恐怕也不見得能好好的讀,常常都是等到要考試了,要交報告了,**求什麼,那個時候才拼一拼,真正的好好的讀書也不是太多,那如果你把時間更多的花出來讀神的話,好好的追求主,我相信你來讀書還是照樣可以讀相當不錯,雖然不敢說是頭等。那還有一點,人越是追求主、事奉主,他的竅開了,竅一開了,這個讀書很容易的,有的人好用功,悶頭讀讀讀,讀了也不消化,你看有的學生就是這樣,但是一個愛主的、事奉主的,竅很容易開,屬靈的竅開了,奇妙,讀書的竅也開了。我自己是在大二得救的,我回頭去看,我得救以前讀書的情形都不是太好,但是我得救以後,很奇妙,我也愛主、我也追求主,二年級之後,我讀書的成績就相當的不錯,所以應該信主會給我們智慧,因為屬靈的事都參透了,這個世界的事都是差不多的理,理都是差不多,你若是一位弟兄、一位姊妹很會申言,你這個邏輯非常清楚,你讀書很容易就掌握重點,你讀一遍勝過別人讀三遍,你信我的話嗎?開竅的話,你專心的話,你追求主,主實在沒有虧待我們。

如何在錢財的事上,一生憑信仰望主?憑信的仰望最大的學習不是相信你缺乏的時候,相信主給你。憑信乃是說在你生活裡你能把你的錢拿出去,主給你的帶領你能夠拿出去,這個就給我們很大的操練,操練我們的信心。人缺少信心,永遠不會滿意他錢的事,好像都是覺得不夠,多了還要再多,他不肯拿出去。所以學習信心的功課,在錢財上學習信心的功課,你要學習拿出去,拿出去了,你就經歷主更多,拿出去了,你在信心裡就增加了度量。有的一拿出去就發現,奇怪,你一拿出去,好像就越有錢,這很特別,這樣操練的弟兄姊妹,你都會有同感,一面照你收入的情形,都是固定的,你哪會多呢?但很奇怪,你憑著信主帶領你的時候,你願意拿出去,主就在想不到的時候,想不到的方式來供應你,真覺得主是活的。

在感情的事上是否有受過試探?尤其在這段敏感的年齡,如何對付?這個受過試探是什麼?去放蕩呢?還是試探去愛一個人呢?就是他對某一個弟兄,某一個姊妹覺得有意思了,這個不能說這就是試探,你有意思你可以尋求主,主阿!是不是到了那個時候,你可以談這件事,或者是對方能夠,願意接受,或是表示****,只有那個全時間訓練是定規說不可以談戀愛,別的也沒有一定說不可以,但是不要在年輕的時候太在這一方面,被捲到裡頭,那個東西是很綑綁人的。有一個全時間的弟兄,他現在在主手裡很有用處,當他年輕的時候,在這一方面曾經跟我談過,因為我比他年長,感覺是他上一輩的,所以他問我該怎麼樣注意。我說第一,你不要太落在情感裡面,還是以主為先,因為這個時候是儲備的時候、學習的時候、操練的時候,你天天卿卿我我,心就很不容易擺在主的身上,這個他完全接受,那時在台北的時候,一個禮拜見這個姊妹一次,和她有一些來往,這是一直到他結婚。第二,你跟他來往,你要保持自己貞潔,不要有越軌的情形,因為現在年輕的人,實在有一個風氣,未婚就發生親密的關係了,實在是得罪主,必須保守自己能夠很清潔,對於這件事情他也聽了。我忘了是不是以後他快結婚的時候,他有向我表示他在這樣的事上,是蒙主保守,這個弟兄在這一方面有很好的經歷,有很好的見證,主也實在祝福這個弟兄的服事,有很好的服事。也許受過試探,也包括這一方面,所以我們年輕的時候也都得注意這件事,不要太過親近、親密,那個才真正會受到試探。

拉拉喳喳的說這些,弟兄姊妹你們覺得有什麼還需要再詳細說的,或有什麼問題嗎?

翟弟兄:

我想請問劉弟兄,有一段時間我在國外,那個時候我們到了一個鎮,去接觸一個公會的團體,他們都是年輕人,我們就跟他們有交通,我們也把這份職事介紹給他們。我很驚訝的是有一個十六歲的年輕人,他就是那個城的負責人,大概有八十個青年人,十六歲他就在那裡很有心志,在那裡帶領八十幾個青年人,在那裡認識聖經。當然,他們的光很少,但是我是很佩服他們的心志,為什麼一個十六歲的青年人,他的心胸這麼大,然後我後來到了北部也發現同樣的事,也是十六、十七歲,好像他們的心胸大,會作一個夢,當然我不是說雄心的夢,但好像他們的想法、度量不是侷限在他們的環境中,因為我所服事的地方,他們的月收入大概是六百塊台幣,是非常貧窮的,有些家大概一天只能吃一個麵包,他們這些帶領的人都是很窮的,幾乎都是一天吃半個麵包,但是他們的心胸很大,聽他們講的,又都不覺得他們真的很苦,他們覺得很榮耀,所以那個時候我在國外,就想想台灣的青少年,有時候會想帶台灣的青少年去那邊訪問一下。我不知道,各位你們的感覺,會不會我們**的,其實好像我們對我的人生, 當然要有一個屬靈的,就像劉弟兄之前講的,我們看見了主的寶貴,我們就不會到年老的時候只會嘆息、虛空,但是我們好像有一個缺欠,沒有什麼心志,好像畢業了就是找份工作,要不然就參加訓練,好像我們都對自己的將來沒有什麼大的心志在那裡,好像常常是被我們的家庭、背景困擾,被我們的個性一直困擾,一直走不出這個感覺很狹隘的一個空間,那我們這一代是不是常常面對這種感覺,不太感想這想大的東西,頂多想想將來就是日子好過一點,將來有沒有一個穩定的工作、穩定的家庭,我們問過好多青年人,他們將來想作什麼,他們也沒有什麼大的志向,台灣最近要出國留學的人越來越少,都不太想出去了,希望父母親繼續養他們下去,或者只是說最好的志向就是開個咖啡店就好了,喜歡這個氣氛,然後喝點咖啡。那我們在這個時代裡面,感覺好像沒有什麼將來,只要自己還過得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那我們怎麼樣去面對這個大環境?我們自己似乎也被這個大環境影響到了,我們也沒有什麼夢,就是一天過一天,然後看看明天會不會更好,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覺得在你們身上有這種情形?我不知道劉弟兄,像這樣的情形我們該怎樣去面對?

劉弟兄:

這個跟這個時代的風氣是不是有關係,比方我們那個時代,學生他們都很愛國,很多熱誠,為著國家、為著社會、為著人類,有很多的理想,現在是不是這種,以沒有信主的人來說,都是為了自己能夠合適的渡過這一生,所以得救以後對主也是那樣,我不知道跟社會的風氣有沒有關係。但是的確應當定大志、立大謀,不要滿意於現在的狀況。我這一次到菲律賓,在『***』的城市裡面有一個訓練中心,裡面主要是菲律賓人,他們在很窮的情形裡面,這許多年****冒出來。我碰到一個弟兄,很叫我受激勵,他是一個韓國弟兄,大概三十多歲,得救後很愛主,他救從韓國到紐西蘭去參加那邊的全時間訓練,畢業他就到菲律賓訪問,到『***』這個地方跟他們在一起相調,相調以後,就被那裡的情形吸引,他就說:「我要留在『***』,參加這裡的訓練。」所以他在那邊已經畢業了,又在『***』參加全時間訓練,跟他們在一起,然後畢業了,他就在菲律賓來服事、事奉,他也接受弟兄們的建議,娶了一個菲律賓的姊妹,這一個弟兄我看他很特別,他先到一個地方去服事,那個地方有一個召會,有12位弟兄姊妹,他去了以後,去一年,那個地方增加到150位,然後弟兄們把他帶到另外一個地方,就是現在他在的地方,去的時候只有18位弟兄姊妹,到了現在18個月,也到了150位了,兩個地方,就一個全時間的到那裡,能夠有這種的果效,我就很得鼓勵。那不光是他的心志特別,他的拼勁一定超過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