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Kao's good land

關於部落格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享這福音。
  • 14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詩歌時代背景簡介

第一時期(主後一五○○年以前)

第二時期(主後一五○○年至一六七○年)

第三時期(主後一六七○年至一七九○年)

第四時期(主後一七九○年至一八五○年)

第五時期(主後一八五○年至一九二○年)

第六時期(主後一九二○年以後)

 

l          第一時期(主後一五○○年以前)

 

當神立大地根基的時候,「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約伯記卅八、7  

阿利路亞!我們的主真是可稱頌的那一位,從創世以來,祂的永能和神性永遠贏得大地的頌讚。 

詩歌究竟於何時開始用來敬拜神,我們不得而知;卻可在出埃及記中找到聖經裡所記載的第一首稱頌神的詩歌。當神用大能的手使紅海的水分開,拯救以色列人脫離法老王的追逼和埃及的權勢時,一幅榮耀壯大的景象就呈現出來,摩西與眾民站在紅海邊歌頌:「我要向耶和華唱歌,因祂大大戰勝…」(出十五、1-18)。摩西確是一位偉大的詩人,這還可從他臨終前所作的歌(申卅二章)及詩篇九十篇充分證明。 

但當我們深入再考究舊約中六卷詩歌書的頭一卷──約伯記,解經家都認為極可能寫在亞伯拉罕、以撒或雅各的時候,最遲也決不會在摩西以後,因此約伯記則應為聖經中最早的詩歌了!約作於主前一千五百年以前。

²         「地阿!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神眼淚汪汪。」(伯十六、18-20  

接著我們來看先知巴蘭在摩押王巴勒面前作的歌(錄一部份)  

²         「我從高峰看他,從小山望他,這是獨居的民,不列在萬民中。誰能數點雅各的塵土?誰能計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民廿三、9-10

²         「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奸惡。」(民廿三、21

²         「雅各阿!你的帳棚何等華美!以色列阿!你的帳幕何其華麗!」(民廿四、5

當耶和華使以色列戰勝迦南王耶賓以後,底波拉與巴拉亦謳歌頌揚主恩,這首詩記載於士師記第五章。 

²         「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定大志的。你為何坐在羊圈內,聽群中吹笛的聲音呢?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設大謀的。」  

撤母耳的母親哈拿的禱頌詩,亦是聖徒所熟悉且喜愛的,記在撒上二章。此後神使用大衛和所羅門父子,建立了歌唱事奉的體系,選立利未人分班次侍立聖殿中,每早晚稱謝讚美神(代上廿三、5-6)。頂榮耀之一幕,乃是當聖殿峻工,約櫃抬入聖殿時,「歌唱的利未人亞薩、希幔、耶杜頓和他們的眾子,眾弟兄,都穿細麻布衣服,站在壇的東邊,敲鈸、鼓瑟、彈琴,同著他們有一百二十個祭司吹號,吹號的、歌唱的,都一齊發聲,聲合為一,讚美感謝耶和華。吹號、敲鈸,用各種樂器,揚聲讚美耶和華說:『耶和華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那時耶和華的殿有雲充滿,甚至祭司不能站立供職,因為耶和華的榮光充滿了神的殿。」  

到列王時代這事奉一直維持著,雖曾墮落,卻於希西家王(代下廿九、25),約西亞王(代下卅四)時代再有恢復。其間並發生一個令人感奮的故事:當摩押及亞們聯軍進犯約沙法王,猶太軍民於臨陣時為即來之戰勝唱詩歌頌神,且有歌唱的人穿上聖潔禮服,走在軍前讚美道:「當稱謝耶和華,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代下二十、17-22)神果真為他們行奇事,仇敵竟被全數滅盡,比拉迦谷(稱頌)即緣於此。及至神的子民被擄歸回,聖殿與聖城重修落成,尼希米首先帶領眾民和利未人列隊歌唱、歡呼,奏樂行告成之禮,那情景何等雄偉感人!(尼十二、27-46  

聖經中的六卷詩歌書,除約伯記以外,另有大衛(作七十三篇)、所羅門(作二篇)、亞薩(十二篇)、可拉的後裔(十一篇)等所合著的詩篇。所羅門寫了箴言、傳道書及歌中之歌--雅歌。先知耶利米作耶利米哀歌。在先知書中,另有哈巴谷的禱告,調用流離歌(哈三)。  

綜觀上述,我們可看出詩歌在舊約聖經中的重要地位;接著再翻開新約,更是奇妙!可謂揭開神兒子救恩序幕的記載多是詩歌,請看天使加百列報的喜訊(路一、30-33),馬利亞的「尊主頌」(路一、46-55),撒迦利亞作的「以色列頌」(路一、68-79),以及大隊天兵與天使唱和的「榮耀歸主頌」(路二、14),後來也成為初期教會流傳極廣的詩歌,據說歷代許多殉道者,臨死時多是高唱此詩而安息的。 

當老西面在聖殿裡親見神所立的基督時,滿足而歡樂的唱出「西面頌」(路二、29-32)。福音書中亦清楚記載主和門徒吃了末次的晚餐,擘餅後「他們唱了詩,就出來,往橄欖山去。」他們唱的顯然是「阿利路亞詩篇」(詩篇一一三至一一八篇)的一部份。  

教會建立以後,詩歌很自然地成為聚會中重要的一環。使徒曾吩咐教會說:「你們聚會的時候,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凡事都當造就人。」(林前十四、26)並且詩歌也作了信徒在受逼迫、試煉時的力量與安慰(徒十六、25)。使徒保羅曾作了兩篇詩歌:一處記在羅十一、33-36,另一處在提前三、16。關於初期教會唱詩的情形,現已不易考查,然在我們所用的詩歌中,第三百六十六首(基督雖能千回降生於伯利恆)寫的相當早,作於第三世紀,原詩並無副歌,以後由宣信弟兄配上的。

英文詩歌第八百七十九首(Christian, Dots Thou See Them)為第七世紀東正教的希臘文作品,作者是大馬色人安德烈弟兄,曾任革哩底的大主教(Andrew of Crete, 660-732)。而第二九九首(天程旅客的糧食)是中古世紀的拉丁古詩;在這一時期中最著名的詩歌作家,應推伯爾拿弟兄(Bernard of Clavaux 1091-1153)。他的作品充分表現出當代修道院詩派的風格,第八二首(哦滿了傷痕的頭)、一七一首(耶穌只要一想到你)、一七二首(哦主你是人心之樂)都是他所寫的。  

以上係宗教改革以前,詩歌發展的概要。

 

l          第二時期(主後一五○○年至一六七○年)  

 

經過歐洲黑暗的中世紀,教會完全變了質,教皇專橫,教廷代表在德國濫發贖罪券,惟利是圖。牧師神甫,竟巴結權貴,對於領人歸主傳揚福音,卻完全漠不關心。一五一七年,馬丁路德揭開了宗教改革的序幕,在以後的世紀中,這個運動在歐洲各地就普遍的展開。

這個時期中最著名的詩歌作者首推馬丁路德。當宗教改革運動展開的時候,他自己寫了有力的詩歌來領導會眾唱。一五二四年第一本詩歌集問世,共有八首,內中有四首是他自己作的。「我神是我大能堡壘」(詩歌第六三八首)就是其中之一。  

差不多與路德同時,在法國、瑞士亦掀起宗教改革運動,它的領袖加爾文,也是一位主要的詩歌作者。他對詩歌的態度與馬丁路德迴然不同,他主張應完全取材於聖經,而摒棄一切從羅馬公教遺傳下來的拉丁詩。如此便創立了格律詩篇,成為基督教詩歌的直接先祖,也曾留給人們以深刻印象;但是在我們詩歌集中並沒有選用。

十七世紀中葉以後,格律詩篇漸趨於陳腐的形式化,詩歌的寫作乃開始取材於有關聖徒對生命的經歷與認識方面,這種嘗試是具有冒險和突破性的。而這些詩歌不久竟被當時的教會接受,並且從此會眾獲許可以在聚會中唱詩。在此要特別題到一位英國弟兄史登涅約瑟牧師(Joseph Steno 1663-1713),他為擘餅聚會寫了一些記念主受死的詩歌,這些寫作日後對英國詩歌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以撒華滋(Isaac Watts)後來能不受格律詩篇的束縛而創作出新風格的詩歌,就是受了史登涅弟兄的影響。  

 

l          第三時期(主後一六七○年至一七九○年)  

 

這個時期因著政教聯合,以及在宗教上發生信仰不自由和意見的爭執;歐洲若干國家中也有許多擾亂,社會動盪不安,加之無神派學者的攻擊,以致教會混亂了。一班清心愛主的基督徒便起來力謀改革。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七二七年摩爾維亞弟兄們在德國恢復了教會生活和國外佈,以及一七三七年衛斯理弟兄和懷特腓等主興起大用,英國教會露出復興的曙光,並且開始了印發福音單張的事工。這一段時期間,在詩歌方面成就尤大;以撒華滋弟兄對於死沈的格律詩篇力圖改革,他一生作了六百多首詩歌,被尊為「英國聖詩之父」。接著好些作家也嘗試寫「信徒經歷」方面的詩。傳統既被打破,詩歌的新風格就此建立起來。開始時雖受到反對與逼迫,但藉著復興佈道詩歌的作家接踵而起,福音詩歌也流傳甚廣,就穩固了詩歌改革的地位。 

雖然這一班為信仰自由而奮鬥的清教徒曾遭受患難與逼迫,然而他們寫出來的詩歌,靈卻極其高昂,充滿熱情,對於救恩和得救的證實有了認識。茲簡介幾位較重要的作者於下:

1.          以撒華茲(Isaac Watts 1674-1748
一掃格律詩篇的陰沉氣息,提高詩歌的品質,建立了新的標準,被譽為「英國聖詩之父」。所作的詩歌有六百多首,描述主在十架受死的大愛,感人至深。我們的詩歌中選用了七首:33首(父神阿你在羔羊裡是我的希望和安息)、85首(我每靜念那十字架)、93首(哎喲救主真曾流血)、146首(我們當來同聲歡呼)、351首(我是否要背負十架)、441首(我神我愛我的永分)和681首(啊呀救主身懸木架)。 

2.          多利其(Philip Doddridge 1702-1751
受以撒華滋影響很大,是最早追隨他以寫作詩歌來頌揚恩主。詩歌248首(恩典代罪而興)、263首(今日何日我意立定)為他所作。 

3.          新生鐸夫(Nicholas L. Zinzendorf 1700-1760
摩爾維亞教會的領袖。他們的詩歌只有一個題目:「耶穌所受的傷痕,所流的寶血和祂的受死」,他作了第237首(神的基督是我的義)。 

4.          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 1703-1791
在一次旅途中遇見了一班從日耳曼來的摩爾維亞弟兄,他們常唱詩歌,使得衛斯理約翰非常嚮往,便開始學習日耳曼文,與他們交談。後來他翻譯了五首日耳曼文詩歌,我們詩歌中第321首(你這神的隱藏的愛)就是其中之一,不久他便出版了美洲的第一本詩歌。  

5.          衛斯理查理(Charles Wesley 1707-1788
他頗有詩的才華,得救後就將此恩賜完全奉獻事奉神,第135首(哦願我有千萬舌頭)就是他在二十歲生日寫的得救詩;他一生寫過六千多首詩歌,在我們的詩歌中有十四首之多:74首(聽阿天使讚高聲)、102首(救主基督已復活)、209首(耶穌你的全勝的愛)、311首(主阿求你將我看)、729首(耶穌我人的愛人)等均為他所作。  

6.          福塞特(John Faucet 1740-1817  
作了第621首(福哉以愛聯繫)。這時期另有約翰牛頓(John Newton 1725-1817),其最受歡迎的作品有66首(耶穌這名甜美芬芳)、247首(驚人恩典何等甘甜)、396首(當我不見基督容華)。託雷狄(A Augusts Toppled 1740-1778)的詩歌。此外還有作第的「永久磐石為我開」(第731首),是他所寫最受人歡迎686首(今有一泉血流盈滿)的威廉考頗(William Cower 1731-1800)等作家。 

 

l        第四時期(主後一七九○年至一八五○年)

 

從十八世紀中葉以後,教會與政治漸有分離之趨勢,到了十九世紀,政教已完全分離,教會得到充分的自由,除謀自身改革外,更積極地廣傳福音,因此許多蠻荒地區的人也接受了福音,認識寶貴的救主。各地都有復興的工作,教會恢復的歷程到了一八二八年英國「弟兄們」興起,達到了高峰--與世界絕對分別出來,弟兄相愛,且在真理上有了相當的恢復。因此產生的詩歌,水準和內容也都很高。

此一時期經過英國文學史上一個大運動,就是在一七九八年展開的浪漫派運動,致使十九世紀上半期成為詩詞全盛的時代;由於英國文壇這巨大衝力,自然影響了教會詩歌的寫作。希伯弟兄(Reginald Hebrew 1783-1826)首先啟開了新的階段,從以往皆以信條和道理作題材,祗以教訓信徒為著眼的範疇,改變為以福音音佈道作寫詩主題,而以激勵信徒熱誠為目標;凱雷、蒙雅各都是當時在詩歌上被主使用的人。一八三六年,以戚布勒、紐曼等弟兄為首的「牛津大學運動」發起,把古代與中古時代詩歌的寶藏挖掘了出來,將許多希臘和拉丁詩歌譯成英文,詩歌因此更加豐富,也激發了許多一流詩歌的寫作。  

這一時期內詩歌的範圍很廣,意義也很好,特別在英國還產生了抒情詩歌。重要作者簡列於後: 

1.          希伯(Reginald Hebrew 1738-1826
中文詩歌第4首(聖哉聖哉全能主神),英文詩歌第884915首均是他所寫的。

2.          開雷(Thomas Kelly 1769-1854
他一生共寫了七百六十七首詩歌,第73首(主接納我們的詩歌)、98首(頌讚聲音何等難得)、114首(看哪冠冕已給羊羔)、118首(從前那戴荊棘的頭)和121首(看哪何等榮耀情景)都是他所作的。

3.          伊利奧(Charlotte Elliott 1789-1871
她曾殘廢多年,因此所作的詩歌多是用來安慰那些與她同樣受苦的人們。第724首(照我本相無善足稱)是她所作最有感力的一首。

4.          戚布勒(John Keble 1792-1866
他所作的詩歌最適合於個人在主面前的追求,第407首(救主耶穌我的太陽)即是。 

5.          包令(John Bowling 1792-1872  
曾任香港總督;然他所以能受人尊敬,乃是因著他所寫的詩歌,第455首(基督十架是我誇耀)就是他所作。  

6.          賴特(Henry Francis Lyle 1793-1847  
他曾寫過多首很美的詩歌,第288首(與我同住夕陽西沈迅速)、348首(我今撇下一切事物)都是他所作。  

7.          蒙雅各(James Montgomery 1771-1854
父親是摩爾維亞教會的傳道人,蒙主呼召一生在西印度群島傳福音。蒙雅各是摩爾維亞教會繼辛辛道夫後偉大的詩歌作家,第173首(我們照你恩惠話語)是他所寫的。

8.          達秘(J. N. Darby 1800-1882
英國「弟兄會」的發起人,當代的屬靈首領,滿有聖靈的能力,卻一生揀選貧窮、俾微自處。他繙譯的英、法、德文聖經迄今仍是最好的譯本。詩歌第44首(父阿兒女稱頌你名)、110首(聽哪千萬聲音雷鳴)都是他的佳作。 

9.          康德(Josiah Condor 1789-1855  
好學不倦,自修出身,著作宏富,詩的意境很雄壯,第345首(我當如何愛我的主)是相當高的,另作有第54首(哦主你是永遠之道)。  

10.      慕爾(Thomas Moor 1779-1852 
寫了第502首(來罷憂傷的人)。  

 

l        第五時期(主後一八五○年至一九二○年)  

 

十九世紀中葉後期,教會在各處有大的復興。一八五七年首先有美國大復興,人人都快樂的讚美、誠實的認罪,並願為主盡心,盡力地擺上一切,在一年中約有五十萬人得救,神真是作了何等奇妙的工作。一八五九年,英國亞伯丁洲大復興,後來更普及到全世界。慕迪、司布真被主大用,帶領英、美兩國許多人歸主,均成為環球著名的福音佈道家。  

因著主的恢復在這個時期中的需要,詩歌的量就大為增加,彙載入詩歌集的作者計有百位之多。特別是許多令人深受感動之福音詩歌的產生,以及美國詩歌作者的興起和女詩人的增多,更是此一時期的特色。

1.          宣信(Albert B. Simpso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