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Kao's good land

關於部落格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享這福音。
  • 144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主恢復的寶藏—恢復本聖經

聖經的翻譯  

中文譯經的工作,也經過許多歷程。最早有天主教的利瑪竇(Matteo Ricci)等,在中國翻譯的詩篇和四福音書。爾後,有馬禮遜(Robert Morrison)於主後一八○七年,到中國佈道,藉一中國人梁亞發,將聖經譯為中文,於主後一八二三年出版。以後各種中文譯本逐漸問世,但幾乎都是文言文本。  

到了一八八五年,在東北一帶佈道的宣教士楊格非(John Griffith),首先用半白話體裁翻譯聖經;至主後一八八九年,始正式出版白話文聖經。一年後,基督教在中國各宣教機構,聯合在上海召開宣教士大會,熱烈討論聖經中文翻譯之事,由七位學者組成翻譯委員會負責。歷經二十八載的勤奮工作,於主後一九一九年,完成全部官話和合譯本之翻譯,語體優美遠勝其他譯本,故廣為使用直至今日。主後一九三九年修訂後,又改名為國語和合本,簡稱為和合本。  

若有人問,你們這一班人怎麼把聖經也改了?明明和合本很好,你們搞甚麼恢復本,跟大家不一樣,把聖經改了?碰到公會的弟兄姊妹這樣問,你怎麼回答?  

沒有更改,只是版本的不同。舊約是用希伯來文寫的,新約是用希臘文寫的,所以都是翻譯的。比如說,英文的版本是非常多的。我們中文聖經,最常用的是和合本,那是民國八年翻譯的,是相當好的譯本,在全世界來講,和合本是相當好的譯本。但畢竟是民國八年翻的,與現在相距八十幾年,有一些用詞讓人家讀不太懂。所用的詞、字,有許多是現代人不這麼用的,所以是版本的不同,並不是我們更改了聖經。  

在英文裏,「版本」叫作Edition,Edition是說第一版以後有第二版、第三版…等等;又有版式的講究如:平裝版、精裝版、平面精裝版等。這個意思是,內容是一樣的,但是外表的裝訂或版次、版式的不同(如:大字的版或有的加註解的版)。另外一種的翻譯不叫Edition,而叫Version,就是恢復「本」,不是恢復「版」。我們常常說慣了,不太覺得,正確的說應該是恢復「本」。因為它是譯本,譯本英文叫作Version,在中文裏,天主教翻譯的叫作「思高本」。此外,中文開頭的時候也有好多的譯本,那時他們是那一個公會派來的,就用那一個公會的譯本,所以他們各有他們的譯本。這樣就太雜了,所以在中國他們就相約聯合起來出一本,大家公用,叫作Union(和合本),意思是把各家之長,連在一起。那個的確翻譯的非常好,這個譯本,已通用了幾十年,到現在還在用。  

因考古學的進步,得著更準確的抄本  

時間久了以後,聖經的考古學越來越進步,考古學家研究古代的抄本,有新的發現的,就把它找來核對。原來保羅寫的書信,兩千年了,已經沒有了;馬可寫的也都沒有了,這個抄,那個抄,有的難免抄錯。所以,就有很多的抄本,從不同的地方拿來對,可能一個字有三種的抄法,那一個字才是原來的意思呢?聖經學者專來考察這個東西。這些東西,反而越來越近代,就發現從前沒有發現的抄本。像最有名的是在以色列的西乃半島,有一個叫作Colume的山洞裏,發現有很多在第一世紀裏抄的東西,擺在陶器裏。那是沙漠地帶非常乾燥,所以就保存住了,沒有壞。其中就有一卷以賽亞書,這卷以賽亞書就是頭一世紀他們抄的抄本,他們拿來跟現在的抄本對,就發現完全是對的,完全是一樣的,這證明我們讀的以賽亞書,跟第一世紀他們讀的以賽亞書,是一樣的。聖經學者就有這一種的研究,從一九一九年之後,古代的抄本有很多重新被發現出來,核對了以後,就得到更準確的原文抄本,所以和合本的意思就是要照更準確的原文本,有一些更改和訂正。隨著時間和考古的發現,的確有這個需要。  

從前的語文、用詞和現在已相當不同  

從前用的中國話,跟現在用的中國話有相當的不同。所以我們現在再讀民國八年那個時候的國語,就會搞不清楚。比如:彼得在申時禱告,「申時」對年輕弟兄姊妹來說,你們知道是幾點嗎?有的就算不出來,是下午三點鐘。還有,主耶穌說,你們為著你們的「遺傳」,就廢掉神的誡命。當時用遺傳,我們現在用遺傳是用在遺傳學上-生物遺傳的遺傳學,跟這個遺傳不一樣。那時的「遺傳」,就是現在的「傳統」:「因為你們的傳統就廢掉了神的誡命。」所以有的話並不適合現在的用法。  

神天聖書 

神主為我之牧者 故我未致受缺
其使我安偃在綠草田內 其又攜我走于靜水之邊也
其使我心歸于好處 且為厥名其攜我行于義之路也
又也 我雖行通死影之谷 我尚不驚懼 蓋爾偕我焉 爾杖與爾棍扶我起矣
在我敵之面前爾為我而置一桌 爾以油傅我首 我爵滿而溢也
固然恩與慈將隨我于我命之諸日 又我將居在神主之家至永遠矣

 恢復本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魂蘇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真理的光愈透亮,翻譯愈準確  

 

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你要斷定一句話到底是甚麼意思,不光是根據原文怎麼講,也根據你對那一句話的領會。對很多的話,你若是真理上沒有基礎的話,你就領會錯了。感謝主,現在主真理的光透亮,現在前面弟兄們來讀這些話的時候,他們的領會,比以前翻譯聖經的人準確多了。因為真理的領會準確多了,所以翻譯也就準確多了。

 譯文準確過於順口  

 

譯者帶領查經時,這節也改,那節也改;常說:原文應該這樣,原文應該那樣,改得面目全非。原來和合本讀起來很順的地方,好是很好,但是其中真正的意義,有很多地方沒有翻出來,甚至有很多地方都翻錯了。今天我們讀神的話,像讀科學一樣,科學不光講求讀起來搖頭擺尾很有韻律,很順暢、優美、好聽,還必須準確。像原子彈如果應該是3mm,3.5mm都不可以,差一點兒就要出事情了。神的救恩一點錯都不可以。感謝主,在這個時代,主給我們一本到目前來說最準確的聖經,現在擺在我們的手裏。當你讀的時候,你要知道,那個意思,就是當初保羅和使徒們寫的時候的那個意思。有人說,你們改的都對嗎?我們相信是錯誤最少的。讀起來不一定很順口,但是特別讀得不順口的地方,你要注意,裏頭有真理、有故事。為了顧全真理,沒辦法只好那樣翻,兩者(真理的準確與讀起來順口)權衡的時候,要準確過於順口,主給我們的這個恢復本寶貝極了,我們要為這個感謝神。  

舉例 

1、教會的希臘原文是ekklesia,ek就是『出來』,kaleo是蒙召的引申辭;因此這辭乃是蒙召出來的會眾,最好譯為召會。除了神召會用這繙譯外,一九三六年左右,在北平由德國弟兄Henry Loak所帶領,繙譯新舊庫新約譯本時,也用『召會』這辭代替教會。這次我們繙譯新約聖經恢復本,也把好些俗用而不合聖經原意的字眼改掉,如先知改為申言者,當然,『教會』這字用得比『先知』更糟,意指一個宗教的會集,我們更該改掉。所以從今天起,凡我們的書籍和話語,都要改採用『召會』一辭。  

 

2、馬太十六章所用的「建造」一辭,經常出現在新約裏,但不幸常被翻譯成「造就」。所以我們讀到信徒得「造就」,召會得「造就」。但原文這辭並沒有含示(如「造就」這辭所含示的)「道德上的進步」,或「靈性上得益處」,而實在是指「建造」。  

 

3、聖經裏最高、最中心的話,可說是以弗所三章十六至十九節:「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借著他的靈,叫你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裏,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這裏「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更準確的翻譯是:「使你們被充滿,成為神一切的豐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