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Kao's good land

關於部落格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享這福音。
  • 1441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與趙之璧弟兄交通

 

Q:可否說說關於我們裡面的水流

      我們裡面都有一道流,我們不要去打斷它。當我們藉著信到主面前,進入一種交通,就會發現有一道水流維持在那裡,活在這道水流中其實並不難,我們不要總認為這應該是一個多奇特的經歷,想說流要像瀑布一樣的來,沒有就覺得沒有這個經歷。活水的湧流是微妙、細膩、自然的,就好像身體中正常的血液循環與新陳代謝一樣,這是一個生命的流在我們裡面流通,叫我們舒暢、有精神、有活力。肉身中的流是如此,照樣屬靈上的流也是,是生機的,叫我們舒暢、平安和滋養,雖然不特別,卻很不得了。若一直讓這流流通,我們裡面就有力量、喜樂、歡呼、啟示,主就在這時候向我們說話,給我們感覺、負擔及活的帶領。以賽亞十二章這六節聖經真好,以賽亞書就像是新約的福音書講到神的救恩,以賽亞在舊約時代,竟然能對神的救恩發表得那麼淋漓、清楚,說在我們裡頭有一個救恩的泉源。我們人要學習去摸著、接上這個源頭,什麼都有源,光有光源,能有能源,電有電源,水有水源,生命有生命之源,救恩有救恩之源,包括救恩所有的項目,今天都在我們裡面。

Q:你為什麼會來泰國,並對泰國有負擔?

      我還記得我是一九七二年五月九號來的。那一年李弟兄在同工聚會中,招聚了全時間同工,打發將近十位同工去南洋,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本來沒打算安排我,但後來說泰國還要人,那誰去呢?頭一天在聚會中說泰國需要人,張晤晨弟兄第二天來找我,問我有沒有負擔去,我嚇一跳說:「那個地方這麼熱,我是北方人,沒去過這麼熱的地方。」他就請我去禱告禱告,看看有沒有負擔。我就去禱告,也沒特別的感覺,想說我既是主恢復中的同工,工作怎麼安排就怎麼接受吧!所以我就跟弟兄們說,讓他們安排吧,若是需要我去我就去。

      在那時我突然間想起,我得救那年曾做了一個異夢,像是電影一樣把我一生的路演出來。那時我是害重病信主的,受浸後就很火熱,身體健康了,病也好了,就把我自己奉獻給主,說我這一生就事奉主了,主就給我這個夢。夢中我穿上了傳道人的長袍,從山破上滑下來,有一個弟兄跟著我,結果遇見一個老人,趕著一群鴨子,我身邊這個弟兄很頑皮,偷了他一隻鴨子,後來被我發現了,我就為了要找這個老人,還他鴨子,走了一條很長的路。我進到一個大的院子,有好多房子,又經過一個院子,上面有十字架,左邊是男生,右邊是女生。最後來到一扇很大的門,是圓頂的,紫紅色,門上有三根拴,有一股力量把我提起來,我就把拴打開,門打開,裡面是一片荒野。我在裡面走阿走,走到一個人家,滿屋子都是大大小小的偶像,就在這裡,我發現那個老人,我把鴨子還他,跟他道歉,也向他傳福音。旁邊站著一個讀法律的青年人,聽了很感動,就帶我到一個地方,我們兩人一同禱告,我好像得著了聖靈的能力,他就帶我到一個鄉村,很多人聽福音,我在那裡傳福音,先講罪,後講死、審判。結果來了三個警察朝我開槍,但我因著有主的同在,一點事也沒有,他們看打不死我,就走了。我就一直講,講到最後電影落幕,我就醒過來了。我眼睛還半睜半開,就拿了一個筆記本,把夢從頭到尾記下來。後來我到了曼谷,第一,我看到當初會所的大門,跟我夢中的一模一樣。另外,滿城都是偶像阿,家家、巷巷或每個辦公室都有一個小廟,那個老人我也遇見了,是現在一個負責弟兄的父親,跟我在夢中所見的都符合。我在經過那個大門之前,是在台北帶青年人,就是左邊坐男生,右邊坐女生。我有四年在嘉義教會、四年在台南教會、八年在台北教會,最後來了曼谷,來了之後才知道,原來這是主老早預定我要來的。

      到現在三十六年了,有好幾次不想留在泰國,想回台灣,或是去加拿大,因我女兒在那裡,但主都不許可,在環境上都打回來,在泰國各方面都有主的安排。趙師母是成大中文系畢業的,原本在台灣教書教得好好的,因著我來就辭掉工作,但是她現在如果回台灣也無法找到工作,因為她年齡太大了,七十多了,哪個學校要請七十多歲的老師?但在泰國好多地方搶著要會教古文的老師,有些大陸來的博士都沒學過古文,但台灣都學這些,她從前畢業後教高中都教這些唐詩宋詞和古文。所以找了她去,沒她還不行。所以她在這裡有工作,也覺得留在這裡合適,就覺得主也在環境上印證,這麼多年的服事,我們和弟兄姊妹也彼此依靠,自然就留下了。學習安息在主的命定裡伏下來,就很舒暢,睡也睡得安穩,沒有掙扎,很有味道。我本來要寫個自傳,定了一個名字,主給我一個感覺定「一個有神參與的人生」,我們的人生有沒有神的參與?我們要過一個人生,一生有神的參與。

      活的神在我們裡面與我們同在,這真不得了。有時雖有軟弱、迷失或攪擾,但都是給我們機會對基督有更多的認識。聖經中說要凡事放膽,我有一次在新竹告訴弟兄姊妹要放心、放手、放膽。

      相信就能放心,泰文最早的聖經翻譯,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泰文說「叫一切放心給主耶穌的,」我很欣賞這個翻譯。我們若真是相信就能放心了。我若交給你一件事,一直不放心,代表我不信任你,我們要凡事交托給主。

      放手,不要自己掙扎、奮鬥、想辦法,在那裡靠自己想成就什麼。就連我們在全時間訓練也要小心,我們是要認識並享受基督,而成為他的複製,我們不是要來搞宗教運動和工作。今天基督教都要擴展工作,但今天我們看見搞工作不是我們的目標。很多人從以基督為目標轉到工作上去了,我們要認識,工作是神的工作,是我們享受基督自然的結果,是神定規的,不是我們的,我們只要跟他完全聯調並聯合。就像使徒行傳第二章,他們天天享受主,自然產生一個結果,神把得救的人與他們加在一起。另外也要小心,有的人以工作為目標,想要基督來幫忙,這完全顛倒過來了。人想要搞基督教的工作,發現作不出來,只好利用基督,用基督作號召,實際上是以工作為目標,以基督做憑藉。這不是神的工作,而是人發起的,我們是因著享受基督,經歷、寶貝、珍賞基督,與他是一,結果主在我們身上有了出路,他就發起了工作。神發起的工作有聖靈的水流,大家也不用東拉人、西拉人,招兵買馬,大家都在流裡向前,這不會產生分裂。人發起的最後都是分裂,我要這樣那樣,我有目標,結果就跟別的工人無法合作,各有各的路、方法、地盤,結果造成分裂。若是大家都以基督為目標,都要基督,除基督以外沒有自己的工作、地盤、地位,都只要基督,這還有什麼分裂?所有分裂都是爭領導、地位、路線、利益。你們年輕的一代是在風波之後了,我經過了七大風波,小的還不算,倪弟兄時代的我當然沒經過,但從李弟兄在時的風波到最近一次的風波,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最後一次,我都經過了。

      你看這個石化木,本身是木頭,被石頭化了,正如我們是人,但被神化了、子化了,現在正在過程中。它經過了長年的高溫高壓,石頭的素質在它裡面構成,把它石化了。我們也是這樣,最後被神化了。

Q:接續剛才的交通,您對我們受過成全,願意出來服事主的青年人有什麼提醒?

      青年人總是有一番報復,不甘寂寞,總想有一些表現、成就,在世界上所受的教育或是父母的期待,都是盼望我們有前途、成就。所以一個有志氣的青年人都是有抱負的,無論做哪一行都得做得有聲有色,出人頭地。但是主的路是一直打掉我們想要成就什麼的想法,人生最大的成就是贏得基督,贏得基督就等於與基督一同作王掌權,有什麼成就比這個更大?照世人的眼光看,好像我們信主信得迷了、看破紅塵了,不要世界了,消極了、灰色了。但我們是積極的,我們看見宇宙中有另一個最高、最榮耀的目標。以前我們的目標就是作一個偉大的人物,不論哪一行都要作一個成功的人,但是主開了我們的眼睛,看見那些是虛空的,即使是最有錢的人,也救不回至親的性命。金錢不能買生命,世上的財富不是人生追求的目標,財富得到又如何?搞政治的人物都是騎虎難下,一下台就會被虎吃掉,作君王的是最苦的,夾在政治的糾紛中,這都是被仇敵利用,以為作元首很體面,但最苦的恐怕就是他。世界上以什麼為目標最後都是一場虛空,只有以基督為目標才不虛空,反而越老目標越鮮明,越真實、越受鼓舞。不管哪一行,到了像我八十多歲就了了,就要交給別人了,財產也分了,自己晚景都是淒涼的,都只能為死作打算,葬禮該怎麼舉辦才氣派。人生就是這麼多,後面還有嗎?再好的一生也是這樣結尾。但我們的一生不停在這裡,不受老衰的限制,仍在天天經歷基督,神聖的生命不斷構成在我們裡面,天天神增加,我們減少,我們在石化的過程中,甚至越過了死亡的界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